技术博客
Juniper Employee , Juniper Employee Juniper Employee
技术博客
瞻博网络 2019 网络自动化状态报告
Sep 25, 2019

每个企业 IT 组织和网络提供商都对自动化有一些期许,而且已持续数年;然而,尽管自动化技术已发展数十年,例如 API 和工具、软件定义的一切以及从侧面协助 NetOps 团队的 DevOps 工程转变等,但绝大多数网络和安全运维工作仍然主要依靠手动操作。就其本身而言,这种动态非常有趣。但如果您想到,IT 领域的几乎每一项重大技术进步都重在转变运维方式,而实际上能够得到采用的却少之又少,您一定会感到一丝惊慌。随着对更高效运维的依赖进一步提高,自动化已经从一个“最好拥有”的元素转变成了关键的基础构建块。

 

以此为出发点,瞻博网络着手总结了网络自动化的现状,目的就是希望帮助行业做好准备以迎接自动化程度更高的未来。

 

报告简介

 

《瞻博网络 2019 网络自动化状态报告 (SoNAR)》是由瞻博网络赞助编写的年度研究首期报告。我们希望通过客观的度量和报告为业界提供一些指导,帮助网络团队成功地实现运维自动化。

 

这项研究基于对北美 400 名独立的 IT 决策者所做的调查,这些决策者从事的工作涉及了网络架构和设计、工程和运营、管理系统和安全。这项研究的主要目的是:

  • 了解目前网络自动化的采用情况(包括业务和技术驱动因素)
  • 确定自动化部署带来的优势和面临的挑战
  • 了解自动化对组织和个人绩效的影响
  • 弄清网络运维状态以及联网系统及其运维的自动化情况

 

每个人都在想方设法地自动化,但真正实现的却很少

 

我们研究了受调查公司开展自动化实践的时长。结果令人欣慰——自认为根本没有实施自动化的公司不到 4%。但是,在余下的 96% 中,仅 8% 的公司表示他们的自动化之旅已经走过了第四个年头。这意味着绝大多数公司仍处于初期阶段。

 

 

1Capture1.gif毫无疑问,这意味着为这个行业提供动力的网络工程师也同样处于早期阶段。随着企业采用的自动化实践不断成熟,网络工程师的角色可能会发生变化,他们的控制点也会随之变化。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普遍采用的是供应商特定的句法和证书定义,但在未来二十年,将会是更抽象的策略和控制表示方法,以及对如何将意图转化为底层行为的系统级理解。这会将行业重点从设备转到工作流,从 CLI 转到软件。

 

虽然有些人认为这将导致网络专业人员向软件开发人员转变,但我们更有可能看到的是,从供应商工程师向网络工程师的转变。目前这种转变似乎已在悄然发生:起初,站点可靠性工程师角色在 Google 受到追捧;而现在,相当于原先网络职位的网络可靠性工程师开始在各个行业中崭露头角。另一个说明维度是,如何在通过自动化提高可靠性的同时获得快速、高效和其他优势。

 

优秀与普通之间的差距不断变大

 

我们在 2019 SoNAR 报告中发现,各个组织、团队和个人的高绩效与自动化密不可分。虽然这并不足为奇,但值得指出的是,越是精英中的精英,越是会更积极主动地获取业务优势。

 

我们询问了受调查者他们各种网络的自动化程度。结果发现:

  • 在自动化平均程度达到 40% 及以上的组织中,超额实现业务目标(新品上市速度、主打产品的相对市场份额、客户的增加数量)的占 78%。
  • 在自动化平均程度达到 50% 及以上的组织中,超额实现网络产品或服务质量目标的更是高达 96%。

 

经验丰富的从业人员不只是会推动价值实现;与自动化经验不足的同行相比,他们推动价值实现的速度更快。这其实是优秀与普通从业人员之间竞争优势的差距,而且这个差距在不断加大。

 

了解推动因素

 

一直以来,自动化的业务案例都是围绕成本来说,即降低运维费用和人数。SoNAR 的研究结果对这一观点提出了质疑;研究报告指出,在当今的商业界,认为技术决定或定义了产品、服务和客户体验是一种完全过时的想法。

 

那么,目前最大的业务推动因素是什么呢?60% 的受调查者称敏捷性是首屈一指的推动因素,同时整整三分之一的受调查者称,敏捷性是经由自动化而提高最大的因素。最后一名是什么呢?IT 服务交付效率。换言之,成本推动自动化发展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自动化就是为业务提供服务。

 

在技术侧,67% 的受调查者认为安全性是自动化的主要推动因素,这有些出乎意料。安全性作为推动因素,比第二重要的推动因素领先高达 12%,这方面的内容会在后面的博文中进一步探讨。得分最低的技术推动因素是什么?与员工人数相关的扩展效率。再次强调,重点是推动结果实现,而不是解雇员工。

 

向自动化的转变需要短期内增加投资,这意味着成本会先增后降。其价值不在于控制成本,而在于以可扩展的方式加速增长。

 

集中的努力和进步比丰富的经验能带来更出色的结果

 

我们请受调查者对自己公司的自动化实践进行了主观的自我评估:

  • 如果受调查者称没有 GUI 或 CLI 以外的操作经验(仅 4%)或者刚刚开始 (12%) 进行工具和脚本自动化,则归为“评估者” (16%)。
  • 如果称在测试、开发或实验室环境中进行自动化,但尚未在生产网络中进行,则归为“实践自动化者”(31%)。
  • 如果称已实现生产网络环境自动化,但未涵盖所有地点,则归为“生产自动化者”(36%)。例如,他们可能已实现某些数据中心网络的自动化,但并非全部。他们亦可能在某些方面实现自动化,例如 WAN 或数据中心,但并未在园区和分支机构网络等地方实现自动化。
  • 如果称在他们网络中所有地点的生产都实现自动化,则归为“普遍自动化者”(17%)。

 

在以上分组中,“普遍自动化者”发展自动化的时间较长(是其他分组的 3 倍,因为他们中很多已发展自动化 4 年以上)。然而,调查发现,“生产自动化者”(仅在网络的某些方面实现自动化)在许多关键类别的表现优于“普遍自动化者”,比如更好的业务目标绩效。

 

最佳绩效指标是网络的自动化深度,而不是受调查者宣称的目前已普遍实现自动化或者已经自动化多久。乍一看,这似乎有违直觉,但瞻博网络很多具有强大自动化 NetOps 的客户(如 Blackberry)都将工作重点放在基础架构某一小方面的人员、流程和技术提升上,并且持续深入地进行。从这一点来看,成功是可以复制的。诸如编写某些工作流的脚本等粗略自动化胜于完全没有自动化,但一般而言,集中努力的结果优于普遍但浅显地实施自动化。

 

自动化和 NetOps 的形式

 

尽管 96% 的受调查者已经开始了他们的自动化之旅,但成熟的自动化者中,大企业的数量突出,与中小型企业的数量比例为 2:1。这凸显出一个事实,即拥有更多资源、业务规模可能必须扩大的公司,要么更愿意实现自动化目标,要么更有能力实现自动化目标。

 

在网络的各个位置中,数据中心网络的自动化程度最高,同时 43% 的受调查者表示自动化程度有所提高数据中心网络亦是不成熟的自动化者花时间最多的地方,而园区和分支机构则是成熟的自动化者花时间最多的地方。

 

网络工程师花时间最多的工作是什么?监控。71% 的受调查者称这是一项日常职责。与此同时,仅有 32% 的受调查者称他们将时间花在预配上,导致预配和配置排在最后。

 

而网络自动化对话则经常围绕配置管理工具(如 Ansible、Puppet 和 Chef)展开,如果考虑这种状态,则会觉得这种结果非常有趣。虽然这可能意味着预配问题已在很大程度上得到解决,但更有可能的情况是,企业因为害怕对一直都不可靠的基础架构进行更改,而宁愿花多于更改所需的时间来实施更改控制措施。这样带来了一个问题:业界对配置管理的关注是否到位。

 

自动化与个人

 

在受调查的自动化新手和评估者中,50% 以上强调了以下几个主要障碍:

  • 没有时间在工作中学习 (59%)
  • 缺乏获得培训所需的知识(前备知识)(52%)
  • 害怕在生产中出错 (50%)
  • 缺乏培训资源 (56%)

 

要想推动行业向前发展,我们必须首先消除这些障碍。宣布网络工程师需要突然变成软件开发人员,这会忽视形成阻碍的基本问题——时间和资源。因为将现有员工瞬间变成更高级的员工是不现实的,所以想要取得突破的公司将需要开发一些项目来帮助他们的工程师成长。

 

有趣的是,该调查结果表明,自动化将有助于提高员工满意度。自动化者中的个人工作流和满意度较高。就这方面而言,员工满意可带来更出众的业务结果,这意味着自动化带来的回报范围扩大,不仅仅局限于自动化基础架构及其支持的业务方面。

 

从更好的网络到更好地联网

 

总体而言,联网行业目前正处于一个转折点,其中自动化将发挥关键作用。尽管许多竞争对手集中精力维持现状,且从中受益良多,但瞻博网络仍然看到该行业完成该转型阶段的支持需求。对于力求使自动化发展成为网络运维一个必不可少的部分的客户,我们需要确保公司的产品和服务能够满足他们的需求,除此之外, 我们还认为在这一发展过程中需要支持型的网络工程师。通过 NRE 实验室(基于浏览器的开源平台兼社区,支持自动化学习),我们希望帮助网络工程师培养所需技能,推动自动化在他们组织内的采用程度,从而最终解锁自动化提供的业务机会和价值。

 

如需了解自动化趋势方面的更多见解,请下载《2019 网络自动化状态报告 (SoNAR)》。

0 Kudos